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0|回复: 0

散文诗15篇

[复制链接]

2601

主题

2601

帖子

7880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880
发表于 2021-9-23 08:18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散文诗15篇
&nbsp,精彩读书阁0; 《夏天自然会到秋天
  
  夏天了,多出来了各种小虫子,它们劳动、歌唱、吸血、交配,并不想和人类过多交集,它们随缘遇到何种人就有了何种际遇。
  
  蚂蚁总是那么忙,是生存实在艰难,还是贪心太过?它们会遇到残忍的儿童,被捏死、撕碎;它们会遇到同样为生计奔忙的成年人的鞋底,被踩死而无法判他们有罪,显然他们不是故意腾空跳起猛踩蚂蚁们的头。蚂蚁们至死也不知道这样的泰山压顶是何人所为,只好拜托天帮忙记着,树海读书阁
  
  蚊子则多是被故意杀害,蚊子竟然要以血为食,而且传播疾病——可是人类也在吃猪血、鹿血、鸡血、鸭血的,如果从天外更高生命眼中看,人类是不是也可以杀无赦了?蚊子有极小的几率能碰到佛祖,佛祖舍身饲虎,小小的蚊子自然能平安地饱餐而去了。苍蝇、蚊子们除了食脓茹血,还错在整天嘤嘤嗡嗡,连人们都世世代代容易以言获罪,何况这些永远得不到丝毫尊重的小东西们。
  
  最无害的是唱起来了的蟋蟀们,可是人类还是会把它们抓来,撩拨它们互斗,让它们断胳膊少腿,直至呜呼哀哉。夏天蟋蟀声才发动,精彩读书阁,等到几乎整夜不歇地满世界沸腾,那是夏天已经过了。
  
  夏天里最恣肆于鸣叫的蝉,我们不是捉不到它们,我们是因为人到中年,忙于与人的争斗,再没那个闲心玩弄小虫子。人到中年开始死心,一番狼奔豕突后的伤痕累累,并且真正面对了必死的命运,就从此显得不太傲慢、自私了,对其他众生看似有了一些温柔。不再有理想,从来缺信仰,无奈之下的安静起来,其实没有等待什么的等待里,宁静读书阁夏天自然会到秋天
  
  秋天蟋蟀甚至与人同居一室,短暂的人世安详。“蟋蟀在堂,岁聿其莫。今我不乐,日月其除。”,不只人类会不止活在当下:烦扰他的有引起忏悔的回忆也有对未来的恐惧;此时蟋蟀声凄凉着急切,蟋蟀们也知道死期不远。“五月斯螽动股,六月莎鸡振羽。七月在野,八月在宇,九月在户,十月蟋蟀入我床下。”,人类与蟋蟀们不但有着共同的记忆,甚至有着其实差不多的一世,只在时间短长,而数十年的人生在终了时回头,也只有一瞬。十月蟋蟀入我床下,而我不再起杀心,同此炎凉,诗意生焉,晚了,晚了,也值得庆贺。
  
  《这场雨里死去的小虫子们无一得见》
  
  连续雨天之后的晴朗,喜悦早于太阳出来。每个房子都必须有窗口,细雨无声时看雨还在下吗,看街上行人有没有在打伞;看天渐开,看大地上水泥地先干,豁然于果真一切都会过去的,为什么每次都剩心头还是湿漉漉的呢。
  
  在雨中也传来过一两声鸟鸣,看不见鸟,看见了恐怕也不知其名;晴天了传来喜鹊声,不见喜鹊,也知喜鹊也发的晴声。喜鹊眼中的晴霁永不是我眼中的晴霁,最不会错失晴雨的是在七楼上看不见的樟树。再奋力向上树也到不了七楼,我天生的嫉妒心忽然因此念而开颜。到了天上的也要回来犹如雨水,我因此甚至一瞬间懒于起心动念。
  
  这场雨里死去的小虫子们无一得见,符合我的理想,如露亦如电,消逝去无踪,谁人需要徒然使人不能安息的哀哭呢?其实人人都希望自由、独立的,可惜人人会留有一个尸体总要麻烦别人清理。要个坟干什么?大概是死了还怕雨淋。如果能撒骨灰于树下,则与树一道雨也相宜、晴也相宜。小如虫豸、大如狮象者全是把尸体做最后的布施,回馈大地,凭什么一生里索取最多的人非要把骨灰封藏起来?
  
  人的一生自始至终都在失去,失去童年、失去青春、失去家乡、失去亲人,而失去并没有使人真的活不下去……而等到最终失去整个人生的时候,竟然要珍藏已不是自己的骨骸……一刹那一刹那都在失去,后一刹那与前一刹那的自我就已不同,说到底有何胜利可言?有何坚持可言?放下后才是与天地同步的迅速干燥了。
  
  《痒痒》
  
  一小片积水里,精彩读书阁天空也映在里面。天空只是假装掉在里面,瓢虫则是真的危在旦夕。瓢虫将被溺死,但是看起来还是不太惊慌,只是偶尔轻划几下,把水里的那片天空碎灭。
  
  我把瓢虫捞起来,瓢虫沿着我的手指爬,看来能活,痒痒地让我油然而生喜悦。小时候杀过那么多小动物的手,现在救生,所以只要小虫能活一百年,只要人能活五百年,那就等着就好,屠夫就放下了屠刀,生态环境就变好了,人类就不再傲慢到随意剥夺别的物种的生命
  
  在我眼里是只要防止去踩到的这一小片积水,在瓢虫眼里是大海水吗?在人走过去后,来饮水的麻雀心中,则是甘露。被雨湿了羽毛的麻雀,黑黢黢地瘦小,喝点脏水还要警惕着人,让人心生惭愧。
  
  一小片积水是我眼里的一小片积水;瓢虫是我眼里的瓢虫;麻雀是我眼里的麻雀,它们都经过了我心的变形,那么它们究竟的样子是什么?小时候真的以为过雨后的彩虹是天上的桥,想要从东天走到西天,平地体会到了眩高的战战兢兢。到如今只剩下了“彩虹是光线的折射”的概念了,我已经多久没见到彩虹了?说到底主要是我们人类的罪孽,天空变脏也是你我共同造就。以前总是喜欢找借口、把责任推给别人,现在稍稍能够扪心自问了,这样少了些卑微中的卑劣。
  
  虽然心是污染之源,但是随时随地的静下来,仍然随时随地能照见天空。麻雀甩掉羽毛上的水珠的干脆劲,给了我鼓励。
  
  《你永远不可能是一棵女贞树》
  
  如果一直在花浦村,不会想到襄阳;二十余年在襄阳,哪一天不想到花浦村?环境和自己的心念,决定了生活状态、幸福指数、未来命运
  
  如果你在非洲,华闻读书阁,或许在赤身露体、吃着昆虫。如果你在欧美,或许在填着选票、享受福利。如果你在印度,你会觉得阿鲁纳恰尔邦是印度的;如果你在中国,你当然会说藏南地区是中国的神圣领土。如果你不是人,而是一头牛,又在襄阳回民区友谊街了,你跪下来哭泣也不行,热血即刻将会哗哗地流;如果在印度,就会被当作神牛,就卧在瓷器店大堂中央。如果你在雅安,你会觉得无论人还是熊猫,其实都无法珍贵,你抱怨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却想不到忏悔就是人类破坏了自然,使灾祸更加频仍,树海读书阁。如果你是只狗,在性上倒有了节制,春天很快就过去了,广济读书阁,你冷淡地看看小母狗。如果你是人,在这个五浊恶世,总要淫乱到不举才消停……
  
  你永远不可能是一棵女贞树,从前不在中原路,而今在中原路,不论他乡、故土,还是长得毫无差别,虽然全年也在不停落叶,还是郁郁葱葱,誉之曰常青,正绽放出一嘟噜一嘟噜的米粒儿似的细花。你偶尔想往是树,有何胜利可言?挺住意味着一切。时光永远不会倒流,你偶尔想要倒流,却仍是不愿长在花浦村,有许多人和事,天生只适合用于怀念
  
  时光一刹那一刹那地飞逝,永远无法停驻,你永远只可能是当下的你,你要在当下就释然,与自己和解、也与世界和解。你能改变心念,树海读书阁,然后改变周边环境,然后人生才不再宿命,或许如树般安静勃发。
  
  《心中的无边落木》
  
  常青的樟树也是在不停地落叶的,凋落老叶子换上新绿,它们的加法里也有着减法。我想到我一直在努力做加法,增加的只是永远的不足和无尽的烦恼,那么来做做减法怎么样呢?减少些贪婪,便是增加了富足;减少了恐惧,树海读书阁,便是增加了幸福;增加了随缘,便是增加了自由;减少了习气,便是增加了自新;减少了向外的追逐,转向内心,虽然内里也是暗无天日,虽然对自心也常无可奈何,但是这里没有其他围观者了。
  
  我真的看得见自己的内心吗?只有一个个念头在瞬息万变,哪有一颗恒常不变的心在那里?欲望无穷,满足了一个后,下一个更渴了。雅安地震带来的沮丧已经过去,又想去寻欢作乐了。人们都想要快乐,连野兽、飞虫也莫不如是——心念产生行为,金霏读书阁,我们追求快乐的行为共同创造了光怪陆离的世界,修身读书阁世界里充满了事与愿违,追求快乐的我们为什么都收获了无限悲伤
  
  有依赖、有对立,就会有得不到、得到了也空虚。追求快乐,就说明了有个不快乐天生对应存在着的——追求快乐,说明我不快乐着;追求到了快乐快乐很快就会转换为不快乐。我是不是上了快乐的当?现在被当作尘世快乐巅峰的性爱比小时候玩泥巴的快乐如何?快乐能记得住吗?心中的无边落木,从前的常青妄想,一朵速朽的笑……
  
  《都要把自言自语说好》
  
  幼儿园的声音传上来,幼儿园的声音不愿当成噪音,我也被活泼、快乐音乐激励。听不见孩子们的声音,在后陈营路对面的一楼,铁栅栏内,天使们或许都是快乐的。
  
  一小时后传上来的是广播体操声音了,幼儿园的孩子到底比较轻松,不像中学生们巨大的学习压力,身体被严重摧残。没关系,最重要的是思想,最有力量的是语言,用说的唱的语言可以规范思想,有什么样的思想决定了有什么样的世界
  
  行道树就都站得整齐,不言不语就无灾祸,在地砖围起的小块土里努力向天生长,一年高过一年,是因为仍然有着愿望以及本性。
  
  老叶尽除,新芽嫩绿,即使是常青树也是换着一茬一茬的叶子。学会了减法,然后可以做很多事情。虽然我们制造了重重雾霾,阳光还是努力穿透,来普照我们。
  
  传上来狗吠,宠物店前笼子里的小狗们又见到自由走路的狗了吧,爱看读书阁,它们见到那么多过路的人不叫,只嫉妒同类。我们也只嫉妒同事、邻居、兄弟、姐妹们,距离太悬殊的权贵们难得嫉妒,归于天使属的孩子们我们则会爱护。
  
  阳光惨淡,天地朦胧,一只麻雀来停上防盗网,它不知道我在看它,它不停地叽叽喳喳。谁也不听谁的,都要把自言自语说好。
  
  《早晨的灿烂阳光
  
  早晨的灿烂阳光,心中的阴霾为之一扫而空;或者说阴霾还没有来得及生起,就遇到了灿烂阳光,油然而生出来了新叶般的心情。虽然大气再也不如往日清明,但是还有晴日。远眺看不见从前能够看到的岘山,仍可以与青山妩媚。短暂心安,树海读书阁.3,通体透明。我如鸽群的一片阴影,也在升腾。鸽群越转动越无声,市声过一会才又响起。是想到了才又响起来,提醒我正是在这里,不是生活在别处。
  
  我虽然不在阳光下,我的屋和我的黑暗,全都在春天的早晨。我感受到了万物的联系,今朝的晴明连着昨夜的雨疏风骤,因昨夜的雨疏风骤,今朝的晴明才如恩惠。心怀感恩,先与自心和解,天地也就迥然不同。就是对我自身的黯淡,我也能倾心。
  
  麻雀停上阳台的窗,我觉得地球也停止了转动,直到麻雀清澈的眼神分辨出我是活物,它又振翅飞去,我从屏气凝神中回来,如魂刚刚安落体内。这难得的几乎全然忘我的一瞬,因为爱与美带来甜蜜余味。
  
  春天的早晨的灿烂阳光,没有人会想到告别。没有树会高到我的窗口,顶满树细长眼睛般的嫩芽,对我说开始吧!我需要自己更亮起来,照见更多的事物,金门读书阁
  
  《我早已经熟悉的夜》
  
  今夜有细雨细雨被汽车声放大,到窗前看时,路灯周边雾蒙蒙的,没有路灯就看不到在下雨的细微。
  
  路灯虽有两排,铭华读书阁,每一盏都是孤独的,所有光芒都孤独黑暗则可以融到一起。我已经在这里耗尽激情,而如重生。
  
  萦绕路灯的雨丝轻如烟尘,平稳下来的呼吸也能吹动。我在不断失去以后懂得珍惜,依然有太多事物引动心底柔情。
  
  如果爱不易逝、生命非必死,怎会有那么多应接不暇的人间之美?或许应该警惕这春雨之外的全然干燥,我逐渐与天地都恢复联系。
  
  以为早就遗忘的过往,其实全部刻录在年轮里。我即使什么也不说,真正的爱情已如枯根重发。残破的生命在这春天雨夜里也具有了良好的成长性,是因为心终于认同了树,向上是共同的本性。
  
  我早已经熟悉的夜,视线也主动不越边界。霓虹灯招牌少了的那个字我知道是什么,我在这里从此没有问题要问。
  
  以后不能等死心了才安心,保证会像银杏树从很细小长到略瘦,以此可以笃定期待百年果实。
  
  《这样不知死活的直白》
  
  鸡啼,极短的时间里不知身在何处,很快意识到身在何处,树海读书阁,并且判断出鸡它大致在中原路一带。
  
  一只城市里的鸡,一只估计不久会被杀掉的鸡,叫得还是那么乡村、那么旧时代
  
  我惺忪过后,就猜时间,然后看手机,真的是四点半左右。
  
  后陈营路上的扫把声也想起来了,还有扫地的人们的交谈声。听见了蟋蟀唱,生出来不可救药的柔情,恶意总是要等白天才多,基本上只对人类
  
  世间仍是大片的静,心中不忍先起波澜。
  
  鸡啼的历史感,如果是数年前,这时候要响起唢呐声了,现在火葬场搬走了。或许只有唢呐声悲戚过,还有我心中的一瞬惊悸。鸡啼的空间感,故乡花浦村一时近在中原路那边,金霏读书阁
  
  鸡啼还真的是为天下白兴奋,只是不需要那种隐喻。雄鸡啼告诉别的雄鸡滚远点,雄鸡啼召唤母鸡们快来:这样直白多好,这样不知死活的直白。
  
  中原路、后陈营路附近有母鸡否?有母鸡千万只我这刻也听不出来。
  
  《天上只有一颗星》
  
  天上只有一颗星的夜、偶尔见得到的满天星的夜,都如忽然发生了什么事一般,让人有些不安地思维良多。
  
  大地上也越来越多的人,大地上越来越多离世了我的亲人。从前还等有朝一日,如繁星冲破雾霾,恩怨情仇之后再相聚——可是终于没有一个想要再见我,梦里也越来越少。偶尔见到,如一颗星,树海读书阁,于茫茫天地间,瞄准我的头顶。
  
  天上有这么多星,只看见一颗星。大地上这么多人里,我这颗心的逼仄和孤危。
  
  有什么样的心就有什么样的世界,巨大的星球在我眼里那么小。更有无数巨大的星球同样就在天上,我看不见。
  
  我有天生无尽的孤独,在仰望星空时,尤其如潮水汹涌,我如何会认为天上才是真正的故乡
  
  我此时尤其需要不言不语的常青树和被冬天逼到假死的落叶树,我此时需要不言不语地诉说什么——抒情真是年轻时代才能纯粹地发生的,现在怕我的诉说里的功利性使我更加显得轻贱。
  
  悬铃木以巨大的伤疤做了眼睛,瞪得人心发毛,但也只是发毛而已。伤害之后还有伤害,正如生之后还有生——但死到底是一个明显些的划界,原谅,至死后容易大量发生。
  
  因为夜,万事万物都有了鬼魅气——以能动的为最,一只轻声走过的猫、一丛在风中开始簌簌的竹子。真正如如不动与永恒成一体的是谁呢?星也在眨毛茸茸的眼睛
  
  《七里河路上在砍悬铃木》
  
  七里河路上在砍悬铃木,孔子读书阁,上班去的时候感叹一次悬铃木真是多灾多难的树种,下班回的时候感叹一次悬铃木真是多灾多难的树种,这之间的上班时间里绝不起一念想及悬铃木。
  
  人创造不了一棵树,人可以种树,等它长大再砍伐,像悬铃木这样屡屡被砍来砍去的,在树类中确是少数——所以归结为一定是悬铃木自己的原因。我现在就总是找自己的不是,就气顺了,而且觉得这并不是愤世嫉俗,这并不是自卑无救,倒是救了往昔孤傲而处处碰壁的窘境。人同树,一般的有苦痛,也有欢乐,但也有一些如悬铃木,实在是苦不堪言,仿佛天生带着消除不去的诅咒。所以我还是要佩服悬铃木的超绝的坚强,没有一棵悬铃木会像人去自杀。
  
  这次不是因为飞絮,看起来是因为压着了枇杷树。当初不知道怎么想的,人行道上种一排树就行了的,却靠里种一排悬铃木,外侧又种一排枇杷树。枇杷树一直很卑微,不愿意高过悬铃木;冬天了开花了,花也很小,而且裹在积尘里。如今却要担着连累了悬铃木的良心不安。
  
  悬铃木不断长高,望得见天堂吗?这世界无人无物没有灾祸病痛,所以我们都不会是上帝的造物,仁慈而万能的主怎么忍心造出这么多脆弱易坏、祸福不定的命运。凭完全是我们自己在感受痛苦,无有替代者,我知道了必定完全是我们自己的爱恨造就了我们的处境。我们都是自己来到这个星球,如今爱过了、恨不起来,才是恰到好处,爱看读书阁
  
  该有一种游戏心态,却不是放纵,放纵则又害人伤己,如悬铃木的枝条一朝轻佻压拂,引来了目瞪口呆的大变故,人行道上全是悬铃木们的断肢碎肉,孔子读书阁,我们听不见悬铃木们的哭,我们只怨人行道上走不成路。
  
  《有银杏树站在这里》
  
  有银杏树站在这里,开始金黄,开始落叶,开始天下秋。我要稍稍自抑,我一直常绿,太过乐观,容易骤然沉沦。我视银杏在老过我了,我不与银杏比长久,我的明智从此开始。全树深绿时,我也常常视而不见;一叶落时,我正好也是秋天;跟着星球一起转动,必然来面对漫天萧萧。
  
  有银杏树站在这里,引人看天,银杏树还不够大,树海读书阁,已经把天空划分。秋天让人更看不全银杏树,根是一直在土里的,枝干只为挑高醒目的金黄叶片。即使到落尽了叶,也是说这是株落光了叶子的银杏树,依然不提及白惨惨的枝干。多受关注的叶早死,预受关注的果迟迟不出世,一年年还总是默默的枝干代表着银杏树在这里。
  
  有银杏树站在这里,历史应该到此为止,树海读书阁,银杏树却记得不是一直在这里,它旋紧在内部的年轮,几乎会让人窒息。同经寒冬,再对新春,孔子读书阁,与银杏树一起不动声色,如从无苦难。怕冷漠已成习惯,只有银杏树急着发新叶了。
  
  有银杏树站在这里,没有比从前不在这里的银杏树更好地在这里了,根越来越深,树越来越高,总不结出来的果实也在越来越白。
  
  《时间也到来了》
  
  我同意杨树,虽然也不是从小在这里,既然一朝移居,就深扎树根,向天努力长高。张望诸神吗,树海读书阁?等来了飞鸟消息,时间也到来了,八月燕子还在穿梭,在树冠处玩着追逐和坠落游戏,九月是否就要准备迁徙?秋雨落一场就冷似一场,金色的蜻蜓忽然齐齐不见。我越来越不想说,我越来越在心里伤着别离。
  
  我把手贴在杨树皲裂的树皮上,感受它内在的柔软和湿润,除了生活别无选择,除了内心别无去处。我不再更多希冀,才来同意杨树,我喜欢杨树其实并不太执着,才寒冷就会萧萧;我等着杨树派发落叶,但我终于不会真的太在意等待什么。我喜欢无意中,又听到风吹杨树,听到千万叶声如一场雨,再从臆想中的雨里小小努力听回是树叶在发声。
  
  啄木鸟硬喙敲击树干的声音,是杨树病了,杨树的病增添了美感,我要小心这样颓废的想法。挣扎着从杨树盛大的绿里淡出来,我仍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又多此一举。我要认识到杨树从不要求我什么,我要安心于譬如朝露的人生里对杨树的爱已经足够。
  
  《广场上的鸽子》
  
  广场上的鸽子,这时候不飞,在众多人足间穿梭觅食,要小心踩到它们了。肥嘟嘟的,还不停地吃,不过到底没有肥过人们,它们还没有忘记飞。
  
  广场,此间唯一的空旷处,人遇空旷,不禁望天,暮云亮着,日头落矣。没有多少植物,秋天从何分辨,凉从心生。减法不如加法显明,落叶是在落了,还未萧萧。因为无可奈何,希念也少了,多想只能少寿。
  
  广场上的鸽子,已无防人之心,金门读书阁,是我们共同的家禽。是因为文化的原因吗?景象越发和平,让人生出神性。所以鸽子最应是广场鸽,有吃有窠,不需劳碌,不需害怕,华闻读书阁,不会被杀。所以命名太重要了,被命名为野鸽的,风餐露宿,朝不保夕,形式上的自由能有真正的自由吗?被命名为肉鸽的,到时候饕餮它们的,就是在广场上生出些怜惜的人们。
  
  广场被命名为人民广场,是历史的命名,不知道将来是叫什么。没有多少钱,进不起医院,所以很多锻炼的人。游行?算了吧,抗日游行演变成了打砸抢。被命名为广场上的人的,多一个少一个,真的毫无区别。前几日还盛开着的紫薇花,现今一朵也没了,想起来了,又开在了心里。
  
  《在众多的喧嚣声里》
  
  看不见后陈营路、看不见汽车、看不见人,但是他们都在发声。是的,甚至永远站在那里的银杏树也绝不错乱年轮,说着百年果实的梦想。在众多的喧嚣声里,幼儿园的歌声还是清晰传上来,以其洋溢的热情的缘故。后来是孩子们的笑声,透出真正无暇的欢乐,因此银铃般动听。他们比成年人更专注于眼前事物,因此更容易快乐
  
  虽然歌声里总有灌输,孩子们还是笑着自己的——这样不设防的胜利不会长久,正如所有快乐都不会长久,我们小时候和水甚至尿造出的泥巴房子早已倒塌。那时候会为玩泥巴狂欢,也会为玩具坏了伤悲——所以回忆不能是粉饰,美化故乡和儿时,其实只是浅薄与矫情——人生一开始就是哭着开始的,在故乡童年里,一样有着无穷的苦恼。
  
  人从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刻起就在追求快乐,结果最幸运的人生也只能苦乐参半。物质贫乏时代得到食物是很快乐的事情;情窦初开后向往的是爱情,得到第一次性爱的感受里有没有不过如此的失望?所有得到都会导向无聊的吧,之前的追求却都是以伤害自己或别人的身心为了代价,到了中年以后才是“人生过处唯存悔”,当时却是争竞到歇斯底里。阳光西移,正在提示一切都会过去,过去的我与现在的我是同一个吗?已如此面目全非、迥然不同。从前珍视的,现在弃如敝屣;从前遗弃的,怎么好意思说出口想捡回来?
  
  人生如果能够倒着再过一遍,就会少很多错误了,自己得到的更多竟是其次的,最想少些给别人的伤害,这也是人生过半了才会有的设身处地、自他相换啊。尤其以伤害无辜者为痛心,那些纯洁的眼睛里涌上来的晶莹泪水。痛惜的不止是亲人,还有小动物,还有当时仇恨的敌人。但是犹豫再三着还是省了吧不再过一遍。
  
  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端午游黄龙溪
  
   莞式服务(诗句)
  
   和2010电影《孔子》主题曲《幽兰操》——『幽兰操』
  
   孩子
  
   阿尔斯郎
爱看读书阁[url=http://www.hnxcmls.cn/]树海读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DiscuzX

GMT+8, 2022-8-19 13:35 , Processed in 0.07846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